第1版:今日要闻
下一版4
 
跨过国境去云南看中医
江西省副省长吴晓军调研中医药科创城
“中医中药台湾行”走进新竹与云林
河北规范非中医类别医师开展中医药服务行为
图片新闻
中医药+新媒体,古老学科焕发新魅力
第六届中国中医药信息大会8月2~4日在湖北武汉举办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下一篇4 2019年7月15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从缅甸第二特区佤邦到中国云南孟连县勐马镇,缅甸姑娘叶查的中医药之旅激发了她对一座边陲乡镇卫生院的好奇心——
跨过国境去云南看中医

本报记者 徐婧
 

天刚擦亮,26岁的缅甸姑娘叶查就开始“酝酿”一场远行。

包上灰蓝色的头巾、裹上橘黄色的“沙丽”(一种缅甸服饰),她准备从自己的家中出发了。

揣在兜里的边民证和略显僵直的颈椎透露出这趟远行的目的——她要跨过国境线,去中国云南看中医。

对于从事小商品批发生意的叶查来说,这趟行程算不上远。从她所居住的缅甸第二特区佤邦,到此行的目的地——云南省孟连县勐马镇中心卫生院,距离不到25公里,两地之间只隔了一条窄窄南卡江。

这趟行程也算不上难。在佤邦,汉语是通行的语言,她与中国的医生之间没有沟通障碍。

即便如此,她还是对这次即将到来的就医体验充满好奇。

“中医药疗效到底有多好?”

拿出银针,用酒精棉球擦拭后,勐马镇中心卫生院医生陈云准备在叶查两个肩膀连接的中点处下针。这个被叫做大椎的穴位,是中医治疗颈椎病的特色穴位。

“疼吗?”叶查看着陈云手上闪亮的银针,心提到了嗓子眼。

“别紧张,不疼。”陈云拍拍她的肩膀,试图缓解她的紧张。

“感觉怎么样?”下针后,陈云继续询问。

“有点酸,还有点胀。”“这里呢?”“酸,但不是很胀。”叶查答。

又扎了几个穴位以后,陈云对她说:“结束了,20分钟后取针,你可以休息一会。”

没有自己想象的不适感,叶查的这次针灸初体验,进行得很顺利。

带着脖子上的几根针,叶查觉得自己像一只“刺猬”,她不禁生出这样的疑虑:“中医药疗效到底有多好?”

带着这个问题,在20分钟的等待过程中,她观察了诊室的环境和周围的患者:这是一个占地约216平方米的中医综合服务区,在诊室里的几张床位上,患者们在接受不同的中医适宜技术治疗。

在她左边,一位患者正在接受艾灸治疗。医生点燃了艾条,也“点燃”了叶查的好奇心。

从医生与患者对话中,叶查了解到这是该患者第3次在这里就诊,经过前几个疗程的艾灸配合中药汤药治疗,她的腰部疼痛有了很大的缓解。

她右边的患者在脑梗后引起面瘫并有肢体功能障碍,在卫生院经过一段时间的针灸治疗,面瘫症状痊愈了,肢体功能也逐步恢复。

如果说亲眼见证的中医药疗效还不够让人信服,那么自己的亲身体验则更有说服力。

20分钟后,医生将针取出,她感觉颈部的酸痛感消失了:“脖子可以扭动了!”她最初的疑虑也顿时烟消云散。

“这里还能看什么病?”叶查忍不住问身边经过的护士。一位护士告诉她:“那就太多了,比如感冒、扁桃体炎、急慢性支气管炎、慢性胃炎、急慢性膀胱炎、急慢性肠炎、急慢性盆腔炎、月经不调、风湿关节炎、颈椎腰腿痛、脑血管病后遗症,都是我们的优势病种。”

原来,卫生院以当地群众需求为先,对当地疾病谱进行了深入分析,筛选出当地群众的高发病、常见病、多发病,并专攻这些疾病,使其临床治愈率大大提升,患者的满意度越来越高。

一座小小的基层卫生院,竟然能治好这么多复杂的疾病,叶查在感到惊讶之余又心生钦佩。

“卫生院为啥这么受欢迎?”

就诊结束后,叶查走出诊室,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个朋友强烈推荐的卫生院。在古色古香的中医馆里,挤满了来看病的患者,仅仅一个上午,就有200多名患者接踵而来。这样的人流量在佤邦任何一个医疗机构都很难达到。

她还从医生那里了解到,2018年卫生院的门诊人次达到了6.2万人,住院人数2040人次,业务收入达到1430万元。

叶查的疑问又涌上心头:“这个卫生院在当地为啥这么受欢迎?”

她的问题, 孟连县中医医院院长李建斌最有发言权。他说,这得益于卫生院搭建中医药发展平台,建立中西医协同协作长效机制,并善于盘活人才。

2015年,李建斌来到卫生院担任院长时,当时医院的年门诊量不足3万人,年住院人数仅有176人,年收入只有200多万。并且,卫生院不能开展中医药服务,现有的22名医护人员中,中医药人员占比很低:没有中医医生,护士中只有1人是中医护理专业毕业。

李建斌深知,基层卫生院的发展离不开中医药。他的到来,为卫生院的发展带来了转机。

全院的西医医生和护士要掌握8种以上中医适宜技术,每名医生要有3个以上拿手病种,用5年时间力争卫生院患者中医参与治疗率达到30%,这是李建斌为卫生院确定的发展目标。

除了为卫生院配备中医诊疗设备,李建斌还带领全院医护人员学习中西医协同方案,进行中西医联合查房,每月对疑难病例进行病案讨论。他出门诊时,就带领一名西医医生、一名护士跟诊学习,同时选派西医到上级医院进修学习中医。

刚开始,很多西医不理解这样的做法,学习中医的积极性也不高。陈云就是其中之一。

但一次跟诊,改变了他的看法。

一位输了两天抗生素依旧没有好转的泌尿系感染患者让陈云束手无策,此时,李建斌为患者辨证开出中医协定处方“八正散”,第二天患者的不适症状就完全消失。

中医药的疗效震撼了陈云,他开始主动学习中医知识,现在已经能够运用中医治疗10余种疾病了。

目前,全院西医医生已经全部学会四肢部位针灸、会使用中医协定处方对5种以上当地常见病、多发病开展中西医协同治疗;全部护士学会局部推拿、艾灸、穴位贴敷等中医适宜技术。

中医馆建起来了,中医队伍培养起来了,中医药服务也逐步开展起来了,临床治愈率不断提高了,来看病的百姓也越来越多了,这家卫生院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级群众满意乡镇卫生院”。

“缅甸患者为啥都往云南跑?”

拿到中药、与医生约好下一次诊疗的时间后,叶查踏上了归途。

从中国云南省最南端的边陲小镇勐马镇出境,越过一段约500米的桥,从充满东南亚风情的缅甸第二特区(佤邦)口岸入境缅甸后,眼前是一道比云南还要“中国”的风景。

走出关口一转角,尘土飞扬的大马路旁竖立着印有“一带一路投资热土”字样的横幅。说中文、用人民币,能收到中国的WIFI网络,在缅甸佤邦,“中国制造”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如今,这里的人们又多了一件与中国联系更紧密的事,那就是——去云南看中医。

“缅甸患者为啥都往云南跑?”叶查心里的这个疑问,早已在这趟行程中得到解答。距离近、口碑好,随着勐马镇中心卫生院的声名远播,有很多像叶查一样的缅甸人慕名来到这里看中医。

李建斌说,勐马镇与佤邦仅隔一条江,边民相互来往频繁。而佤邦的卫生工作又相对较为落后,提高卫生院的医疗服务能力,做好边境疾病防控工作,守好祖国的西南大门,是卫生院义不容辞的责任。

因此,打造一座面向缅甸的“国门第一卫生院”,成为卫生院发展的新目标。

“从知道卫生院、生病想来卫生院到病好念着卫生院、认可卫生院,许多缅甸患者都有过这样的心路历程。”李建斌说,近年来,卫生院用疗效吸引了大批的缅甸患者入境看病,卫生院的中医药服务已经辐射到更远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患者回到缅甸,将中医药的疗效传播到缅甸,激发了缅甸医生对于中医药的兴趣。

李建斌介绍,为了加强与缅甸之间卫生事业的交流,未来,在县政府的支持下,卫生院还将在佤邦开展中医药适宜技术培训,将中医药这一“国粹”传到缅甸。

离开卫生院之前,叶查默默地记下了卫生院的电话号码。因为她知道,跨国就医的行程,远不止这一次。(徐婧)

 
下一篇4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53 邮发代号:1-140(国内)D-1138(国外)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沙滩甲四号 邮编:100192
电话:010-84249009(总机) 传真:010-64854537 广告热线:010-84249062
电子报咨询:010-84249009转6306 联系邮箱:2005tcm@sina.com
Copyright 本网站内容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All Rights Resened
关闭